手机访问
广西11选5走势短篇小说

十一选五规则:问心

  
向北行进,一路的风光都代表了不同的世界,前行,你永远不知下一刻的风景是怎样,下一秒又会遇见什么,有缘则聚,无缘则散,缘聚缘散,聚则喜,散则悲。聚散本无情,一切皆因心在动。  
沂水河畔,芦苇丛生,前方有一个癫狂的书生披头散发,时而仰天大笑,时而哭哭啼啼,连爬带滚左右来回摇摆地向前行进,芦苇上的露水打湿了他的青衣。  
凉炎静静地站在他前面,眼前人的状态令凉炎满是疑惑,难不成遇上了个疯子?  
书生直接无视凉炎,就这样疯癫地从他身边走过,嘴中念叨着:“一切都完了,都结束了,都结束了,哈哈,一切都没了,哈哈”。  
本来笔直密集的芦苇丛,却被书生硬生生走出一条弯曲的人行路径,凉炎转了转手中泛着光亮的佛珠,口诵佛号:“阿弥陀佛”,缓缓地跟了上去。
清晨的沂水,水面上冒着浓浓的雾气,江面上有一抹朦胧的船影在缓慢前行。书生趴在岸边,水离他的身体只有一尺之隔,他呆呆地望着江水,水里的小鱼小虾自由自在地游着,书生用手指尖缓缓地轻触水面,又轻轻地收了回来,人就那么地趴着,发丝随着水波沉沉浮浮。  
良久,书生起身跪向东方,他的脸上全是疲倦,眼眸之中暗淡无光。用力地磕了三个响头,额头沾满沙子也与之无关,他站起身转头望向朦胧的沂水,轻轻地拍了拍衣袖,开始迈出脚步向沂水中心走去,身后的原本平坦的沙滩上留下了一大两小的坑印。  
“阿弥陀佛”,一道声音在书生心中炸响,他前行的身影一顿,呆滞的眼神有了一丝光彩。  
书生回过头看了一眼岸上的僧人,衣履破烂,瘦黑,手中的佛珠长期的拨弄,泛着一层油亮。  
“施主,相遇即是一种缘分,你今日若是要寻短见,有什么话需要转告你亲朋的嘛?你这样匆匆离去,不遗憾吗?”  
“贫僧云游四方,他日若碰见你的亲朋,定会转告他们你今日所言。”凉炎双手合十道。  
书生呆立在水中,破败的衣摆随河水来回飘动,没有向深处走去,也没有向岸上走来,两只瘦弱的手不停拽着衣服,神色挣扎。  
二人就这样站着,谁也没有先动,良久,书生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拖着步子向岸上走来,凉炎身子轻微地往下一沉,呼地吐了一口气,而后又双手合十,眉头微皱,注视着朝岸上走来的书生。  
被露水与河水浸湿的衣服,裹在书生瘦小的身板上,让他有些颤抖,嘴唇打着哆嗦。  
书生朝着凉炎一礼,虽说是心有死志,但是读书人的礼仪还是没忘。  
“唉,大师,我把我的遭际与你一说,他日大师若去周庄小庙,遇见周某的父母,还请大师探望一下,这样我走得也无憾了。”书生有气无力道。  
凉炎盘坐在地上,听着书生的话,开口道:“好,周施主请讲,贫僧愿闻其详。”说着打开背上的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件满是补丁却很干净的衣服,递给书生,并示意他披上。  
周姓书生接过衣服,却没有披上,而是放在身边,有些自嘲道:“大师的好意,周某心领了,不过周某已是将死之人,何必再弄脏大师的衣服。”  
“大师还是听周某讲完遭际吧,也不会耽误大师太长时间,如果大师有心,可以在这给周某立个衣冠冢,让周某死后也有一个安身的去处。”  
凉炎不语,注视着书生,脸上看不出其他的表情,古井无波,眼里有些沧桑。  
“小生周荀是周庄小庙人,家境贫寒,自幼苦读诗书,只为博那功名,光宗耀祖,可何曾想到,踌躇满志而去,却名落孙山而回,自认无颜再见父老乡亲,恰逢沂水,便觉此地是个好归处,也许是天注定吧,碰见了大师,让周荀了无牵挂。”  
在讲完这话后,凉炎发现周荀的眼神变得更加暗淡,很涣散,没有丝毫神采。  
随手捡了一粒沙子,轻轻对着周荀手臂一弹,只听“唉呀”一声,周荀在那里直抓手臂,稍微有了一些精神。  
“周施主,继续吧。”凉炎右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周荀沉默了半柱香的时间,眼框里泛着泪水,哭泣道:“周某这一生对不起父母,为了周某读书,父母举债供读,某只要负责读书,其余的事情都不用去插手,临考前离庄那会,某还记得父母殷切期望的眼神。”  
“村口送别的场景,一直出现在某的梦里,也曾发过誓,必要中那举人,可是梦醒时分,某却名落孙山,叫某如何去面对他们,某是个废人,功名中不了,其它的活也做不了。”  
说着晃了晃他那皮包骨的手,用袖子擦拭了眼泪,继续道:“某也曾想过,就这样离去,父母定会难过,某又是个废人,一无所长,这样回去,父母亦会伤心,与其拖累他们,倒不如痛痛快快地去了。”  
“这里有遗书一封,还望大师转交给某的父母,今世无以报答二老的养育之恩,来世愿为牛马。”  
周荀从怀里掏出一封褶皱的信,上面的墨水被水冲释了,已看不清几个字了,二人都一愣,凉炎准备接信的手又收了回来。  
“唉,这封信已经没用了,大师口头传达下周某的去向吧?唉!”说完头低了下去,哭泣了起来。  
凉炎听后,有些发懵,眼前的书生虽然脆弱了一些,但是本质还是善良之人,然却心生死志,该如何拯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似乎行不通,心结需要他自己打开,而我要做的就是让他自己去打开所谓的心结。  
嘴角微微上扬,有了,凉炎双手合十道:“周施主,贫僧已经听你讲了你的事迹,那么贫僧这里有三个问题,想请周施主回答一下,如何?”  
周荀有些狐疑地看着眼前的僧人,但一想自己还有求于人,就点点头答应了。  
“大师,但说无妨。”  
“周施主,你且听好第一个问题,人之一生,意义何为?”凉炎道。  
人之一生,意义何为?某都要去了,他竟然问某这个问题,与一个将死之人讨论人生的意义?开玩笑吧,周荀心里犯着嘀咕,道:“大师,能否说说第二第三个问题?让小生知晓,好一并告知大师答案。”  
周荀的神情转换,凉炎都看在眼里,微微皱眉,伸手在包裹里摸索着,一会,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青砖,在手中掂着,道:“第二个问题,万物有灵,皆有归宿,那么沂水可否是你的归宿?”  
对面的周荀眉头越来越皱,身体有些发抖,手不自觉地将地上的干衣服拿起,披在身上,抖动的频率相对小了一些。  
“第三个问题,佛门讲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周施主认为,贫僧今天会不会见死不救?”很平和的语气,从凉炎嘴里传出。  
周荀听后,一把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站了起来,癫笑道:“大师,今日周某寻死,你是拦不住的,大师不用劝了。”  
说罢左摇右摆地朝沂水中央走去。  
“周施主,你且回头看看贫僧手中的青砖。”在周荀回头的瞬间,凉炎右手握拳,猛地朝左手中的青砖砸去,咔擦一声,青砖被砸碎成四块。  
将右手放到背后,手指头微颤,凉炎心里道:“现在的砖质量又上去了,下次买砖得填差一点的,想唬住人的代价又加大了,亏了。”  
表面还是很平和,语气加重道:“周施主,你柔柔弱弱,乃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你自认能比得上我手上的青砖吗?以你目前的状态来看,怕是两三个稚童都能将你制服,你没有回答完贫僧的问题之前,别想往沂水走半步。”  
说完快速地朝周荀奔去,而后向抓小鸡一样,把周荀扔在了地上。  
周荀弓着背,趴在地上,不停地哭泣,瘦弱无力的手捶打着地面,嘴里喃喃着不公平。  
凉炎坐在周荀前面,任由周荀自己疯癫,有两三次周荀又朝沂水跑去,毫无疑问,结果都是像被小鸡一样抓回来了。  
这下周荀彻底崩溃了,知道自己今天是不能长眠沂水了,也没有气力哭了,只能趴在地上一伏一伏了。  
凉炎很悠然自得,自己又做了件善事,积了功德,凉炎已不需要主动开口,就让周荀一个人在那里静静就好。  
二人就这样沉默着,一个闭着眼默转佛珠,一个慢慢恢复了些理智。  
“大师,你这样做不对,武力想逼,不是出家人该有的劝人手段。”周荀小声道。  
“只要能救人,什么样的手段都可以,未曾有人规定,救人必须按照哪些步骤来救。”凉炎笑着回道。  
“唉!”叹了一口气,周荀从地上直起身子,盘坐起来。  
想了一会儿,道:“大师所问,人之一生,意义何为,周某当认应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读书人当有的目标,这是某所认为的答案。”  
凉炎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的对错,反问道:“田间耕作之人,其意为何?”  
周荀想了想,道:“田间耕作之人,其意养家糊口,育子教子,后享天年。”  
“那为何读书人就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田间耕作之人,其意如此渺微,皆为人。何也?”凉炎继续问道  
“这,这,这!”周荀被凉炎的反问问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用手抓了抓耳朵,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道:“人各有志,所选不同,其意自然不同。”  
“那么,你之意在何?周荀”  
“某之意,某之意,某已失意,何来意?”周荀仰着头,头发披散,自嘲道。  
“贫僧记得,你们读书人最讲究的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之,周施主难道不是读书人吗?”凉炎用左手摩擦右手道。  
“呵呵,呵呵,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可名落孙山之人,谁人知晓,百无一用是书生罢了。”周荀苦笑  
“周施主,可曾想过,商贾之人生而会商?农耕之人生来会耕?皆是后天所学。”  
周荀的眼神在犹豫挣扎,他自己也想过何去何从,但是始终落不下自己的薄面,最终有了沂水这一幕。  
“父母尚在,周施主今日若真长眠沂水,白发人送黑发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今日轻易毁去,是为大不孝,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读书人,确行如此之事,贫僧看你枉为读书人。”凉炎呵斥道。  
这下子,周荀彻底愣住了,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能张出口,任由凉炎在那里斥责他,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在贫僧看来,施主所谓的无颜见父老乡亲,只是你为自己找的一个借口罢了,你害怕面对现实,千方百计去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心,你以为长眠沂水很光荣吗?你这就是自私,养狗尚且知道报恩,你却如此不孝,在贫僧看来,阁下不过是一个自私可怜之人,毫无担当,唉,也为你父母悲哀。”凉炎继续道,这话如刀一样,字字诛心,直击周荀心头。  
“我,我,我,不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周荀弱弱道,说完又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自个且先想明白咯,贫僧与你说道半天,倒有些饿了,我先吃个馍馍,你想明白后,来我这拿便可。”凉炎从包里拿出个馍馍,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周荀此刻趴在地上,脑子里已经没有再想长眠沂水的念头了,满脑子都是懊悔,从小到大父母对自己的恩情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悔恨的泪水再一次涌上心头。  
再结合凉炎的话,回顾自己这些年的所做,真的有辱读书人的身份,是大不孝,自己觉得无颜面对父老,也只是自己这样想的罢了,大不了再来过吧,这次科考失利,他们只会难过一阵子,若这次我人离去,怕是他们会难过一辈子,唉,也罢,也罢。  
周荀从地上爬了起来,眼里有了一些神采,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令他很是尴尬。  
“拿去吧,慢慢吃,别噎着,仔细尝一尝这馍馍有什么不一样。”凉炎说着递了一个馍馍给周荀。  
周荀手中拿着馍馍,一惊,这馍馍的大小怎会如此的巧合?难道是自己多虑了?一咬下去,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出来了,这个馍馍的大小还有味道与母亲做的一模一样。  
颤抖着手,哽咽道:“不知大师,这个馍馍是从何处买的?小生觉得很熟悉。”  
凉炎哈哈一声,笑着道:“你觉得熟悉,那就对了,这个馍馍正是从你家里带来的,你母亲连夜赶制出来的,是不是很惊喜?”  
凉炎把他去周庄小庙的情况说了一趟,原来,凉炎化缘的时候刚好路过周荀家里,他们得知,凉炎刚好是要往京城那个方向去化缘布施,路途中可能会遇见周荀,怕周荀饿着,连夜赶制了一些馍馍让凉炎带着,遇见了好分一些给周荀。  
也就是恰巧在沂水遇见了周荀,才有了现在的故事。  
周荀听凉炎讲述完之后,眼神不再涣散,愈发的坚定,整个人虽然瘦弱不堪,但却有股力量在他内心成长,让他的身躯不在颤抖。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荀无以为报,若有飞黄腾达之日,必重谢。”说完朝凉炎磕了个头。  
凉炎也没有故作姿态,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一拜。  
周荀辞别凉炎后,便朝周庄小庙的方位走去,他没有察觉到,身后凉炎一直跟在他身后,直到到了周庄小庙,看见他们父子团聚,凉炎才松了一口气,默念一声阿弥陀佛后便继续东行了。  
多年以后,凉炎路过周庄小庙,周荀没有成为举人,也没有成为商贾,很平淡的人生,但却其乐融融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7-06 点击:
大学生热点信息
  • 紧身裤美女,白色紧身裤下底露缝显尴尬紧身裤美女,白色紧身裤下底露缝显尴
  • 女人千万别这样子穿白色紧身裤,很土鳖很俗气!女人千万别这样子穿白色紧身裤,很土
  • 紧身裤凸凹馒头奱缝照片 女子勒阴裤尴尬紧身裤凸凹馒头奱缝照片 女子勒阴裤
  • 紧身裤女中学生显沟,初一女孩穿紧身裤凸阴紧身裤女中学生显沟,初一女孩穿紧身
  • 董璇上海出席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紫色长裙走红毯董璇上海出席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30岁的李菲儿现身北京机场花花裙特别优雅30岁的李菲儿现身北京机场花花裙特
  • 杨紫现身北京机场黑色休闲装扮杨紫现身北京机场黑色休闲装扮
  • 沈梦辰现身北京机场沈梦辰现身北京机场
  • 重庆美女街拍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重庆美女街拍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 中年女性如何穿衣服显得时尚得体?中年女性如何穿衣服显得时尚得体?
  • 紧身裤美女真是性感,姿势很销魂紧身裤美女真是性感,姿势很销魂
广西11选5走势 www.k5jjy.cn 爱开大学生©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大学生版权信息
  • 热心球迷!陈奕迅吴秀波惊现世界杯开幕式现场 2018-08-08
  • 新闻漫评——“心酸”辞职信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08-08
  • 416| 847| 581| 172| 757| 303| 987| 431| 204| 769|